一分彩

祖国网帐号登录

没有帐号?注册

新闻热线 01063878399/01063878355

  • 微信

  • 新浪

  • 移动端

>中国记忆>正文

营养学家孙树侠:生而恪尽职守 倒而灵魂不朽

记于若木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发表讲话

2019-04-12 09:48 来源:《祖国》


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食物营养与安全工作委员会主任孙树侠讲话

    于老不仅仅是陈云主席的夫人,更是我们营养界的开拓者,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在一般公众场合大家普遍称谓为于老,可是在我们学术界都尊称为于若木先生,先生称谓必须某个学术领域有资历、有见解、有成就的学者,记得1992年距离1983年快近10年,营养学从为古老到新兴学科,经历了很多调研和整理,据1982年第一次营养调查,营养过剩和营养不均衡给中国未来带来潜在的危害,于老从认识层面,认为营养健康教育迫在眉睫。她说:“我们营养盲超过文盲”至今营养健康教育都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主要任务,她曾派学者调研考查美国、日本,明确指出:抓学生营养餐,不但可以使儿童、青年身体健康,而且可促进标准化农业和食品加工业的发展,与当时我们各部门认为“吃不饱、顾不上营养”相比,日本就是最吃不饱时抓的营养餐。美国在二战时,征不上兵,才发现营养的重要性。她提出健康从娃娃抓起,提出护苗工程。她创办了学生营养小报,强调我们从小做起,要成为学生喜欢的报纸,总之她把有关营养的各部委、各科研机构组织起来,系统的做了很多研究,把落后40年的水平拉到20年的水平,使各大院校科研单位陆续成立食品学院和营养系,或加工所等,所以她在学术界的地位已被很多专家承认。

    在1989年到1992年我阴差阳错在恩施自治州搞硒研究,我们原人事局长李朝山,后来调到蔬菜所当书记,我给他送去富硒茶,他给了于老说我在搞硒,于老非常高兴说,想找我聊聊,交流中于老提出很多专业性的问题,我说我们已开过富硒茶的论证会,已开发62个富硒产品、成熟的14个产品,准备开鉴定会,我和我们国内知名鉴定专家一说,一致邀请于老参加,我和恩施市政府的市长去于老家,于老欣然同意并建议在恩施开,以便促进当地经济发展,并进行考查。我们都说交通不方便,小飞机只容24个人,噪音太大,她说没事,结果到了恩施受到高规格的欢迎,因为自解放以来,只有胡耀邦和于老去他们这个大山区,于老坚决不当鉴定组组长,最后投票选举一致通过,回来于老说看来研究室一直给她评研究员,她都不要,看来应该有,并便于工作。结果1994年她拿给我们看她的职称小本,笑着说,就这个小本,没它,我少开不少会,失去很多学习机会。在恩施硒开发问题,她主张不要开发硒矿,避免继续污染,保持当地生态环境。到目前为止,这个理念奠定了恩施国际硒都的地位,自那以后不知不觉中自发的称于老为于若木先生。

不唯上、不唯书,只为实

    于老不仅管营养,还管生产营养的政治与社会环境当我1994年承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的生产富硒面和大米时,于老给了极大关心,她说缺硒给东北的健康带来很大的问题,她关心我用什么方式富硒,为什么不用土壤施硒肥,为什么不能从恩施运富硒粮食……,句句要害、句句实际,后来她虽然已多次去过北大荒,这次专门为硒产业发展亲临富硒生产基地普阳农场考查,下着大雨,吉普车上下颠,她老人家还幽默的说像筛煤球……,我们紧张的的真乐不出来,她不但考查了硒,还看了教师家,她问他们拿到工资了吗?他们都说拿到了,她说从你们家里的摆设,就猜想没有拖欠你们的工资。回来路上听说农场要私有化,她望着直径一公里的德国喷灌机,自言自语说这些设备分给谁?谁能管理呀?回到省里于老直接问省委书记他的打算,他说三原不让他管,他这个书记没法当,于老回来给中央写了信,希望常委去看看,结果李鹏、朱镕基、江泽民都去了,回来说“”这个才代表中国的农业”,虽然有6个场归了地方,但103个场都保留下来,才有今天黑龙江农垦,全部供国库和军粮,为部队管理。以后才能保证我们4个人当中有一个吃黑龙江农垦的粮食。当我们去广东推广学生营养餐时,广东专家认为吃在广东,我们孩子怎么能吃学校没味道的饭呢,我们回来汇报于老,于老马上把儿研所的报告复印一份,亲自又给广东省委书记写了一封信,请省委书记亲自调研该不该搞学生营养餐。对于学生奶、学生营养餐,于老多次借国家领导人给她拜年的机会反映情况,她笑着说:我都变成疯老太太了,见着他们就让他们关心学生奶和学生营养餐,说时她自己笑出眼泪,而她的眼泪像洒在我们心里,不是滋味。

“科学”是成功的秘诀

    于老对科学的热爱,对知识的热爱,真是可用“吃”来形容,多难的论文,她也要啃,不懂的问,就讨论,吃到肚子里、消化、吸收,所以她的发言稿都是她自己写,我们写的稿仅供参考。她把外语单词贴到床头、桌子上、卫生间,她永远关注前沿科学、支持前沿科学,对于珍奥、新时代、娃哈哈都是从学术上支持,而非感情……。时过多年,证明她支持对了。比如活菌、死菌之争,国际和国内标准都要算在内,用菌的代谢物才是我们更应关注的营养物质。我1982年研究食品风味时引起专家很多质疑,虽然科委主任宋健,农业部长何康都给我回复和接见,但还是困难重重,我们老书记把报告也给了于老一份,他回来说于老非常支持,并说新鲜事物和科学研究可能开始都会不太了解,但是你拿出成果和数据,别人就会承认。这个精神上的支持使我在风味研究中取得很多成果,尤其是去蒜味研究报了专利,84年转让给中国工业牙膏协会并给芳草牙膏厂生产男子汉牙膏和爽口水出口,转让费为2万5000元,使我成为北京市交个人所得税知识分子第一人。这个消息由我们老书记告诉于老,老书记说于老比我还高兴。看现在风味研究电鼻、电舌都有、更有气质、液质联合测定方法,说明随着科学的发展一切都是可能,其实硒研究从有毒到应用,于老也起到了很大作用,现在再一次掀起硒热,说明于老的前瞻性。

她的爱广而大 留下的是不朽灵魂

    我习惯晚间10点等于老电话,她在那个时间都要问一些她听到她认为重要的问题。尤其在她弥留之际,知道她住院都报喜不报忧,但是她总是能听到、猜到一些事情问我,她爱这个事业,爱到忘我的地步,她人在医院,心在事业,非常不凑巧的是她弥留之际,正是营养事业处在多事之时,辽宁的豆奶事件、上海牛奶事件、北京餐巾纸发霉事件、上海营养餐冷冻政策事件,都让她劳神放心不下,这也是我们搞健康人非常清楚的,她的病是心病为主的结果。她爱她的家人,讲她的哥哥、讲她的子女,讲她革命中的人和事,无不充满爱,她爱困难的知识分子,以其所能帮助,她爱教师、问他们是否按期发工资,她爱孩子,看到昆明、棉阳孩子个小,马上引进九阳的豆奶机,让孩子们喝上豆奶,并且从身高、体重、血色素做科研分析,她爱我们每个人,包括我们的家人、孩子,她的穴位胶布疗法,几乎每个人都尝试过,我想她的穴位胶布疗法,随着科技发展将成为近红外穴位胶贴,会上一个台阶,造福更多人。她的爱是那么纯粹,那么深厚,感动很多身边的人,也就是为什么她百年之后还会有那么多人和企业,怀念她、敬重她,以至于在营养界还有她的传说,10分钟不足以说全她的一切,几页纸不足以说够她的贡献,让我们踏着她的脚步,在营养领域不断探索,不断发展。我相信如果暗物质是指灵魂的话,于老一定在星空中注视我们的进步,祝福我们每个人。


 (责任编辑:李欣欣)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0